蒸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市交通背后的大城小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2:58:54 阅读: 来源:蒸锅厂家

图为大雨过后的广州大道。南方日报记者 符超军 肖雄 摄

这是5月22日的出行晚高峰,广州城大街小巷,车流如潮。

晚6时的滂沱大雨倾洒而下,车灯前的马路积水投射出一层紫红的光影,天河商圈的车流已经挤满了霓虹初上的街道,上班族程茗在高架桥上左右腾挪试图前行,但最终发现,停滞的车辆尾灯就像夜空中的繁星点点,纹丝不动。

自5月以来,广州遭逢多场大雨,数据显示,5月的第2周广州中心城区工作日日均拥堵指数环比上涨9%,晚高峰甚至达到&治疗牛皮癣的药物ldquo;严重拥堵”级别,通行速度仅为每小时24.56公里。

在过去的10多年里,广州的城市空间不断拓展,横纵交错的公路与桥梁向外延展。与此同时,平均每年有超过7万辆新增机动车,迅速填充在不断扩张的交通网络之上。

广州的交通理念在国内大城市中而言已经比较先进,但继续完善通畅的城市交通,仍然是城市管理者与市民的共同追求。

部分交通标识不清 交通陷入局部拥堵

在十字路口熬过第3次红灯,程茗终于缓慢挤入天河北路。

她由西向东行驶在道路左侧第二个车道,大雨之中,雨刷飞速摆动,她依稀看见了路面上的直行标识。然而,好不容易接近十字路口,她却愕然发现,原先画着直行标识的车道竟然出现了左转箭头。

程茗皱眉嘟囔了几句,打起左转灯,不情愿地拐向了天寿路。她需要绕道大约两公里,从下个路口掉头回到天河北路,重新加入拥挤的车流。

这已不是第一个在天河北路被路面标识困惑过的司机。此处附近的天河北隧道在去年8月投入使用,在此前长达两年的施工期里,附近道路的车辆通行路线被多次调整,一些车道标识和交通灯被重新喷涂和设定。而由于个别路段前后标识更改不及时,因此便出现了指引差错。

滂沱大雨之下,平时就易混淆的交通标识更难辨认。这天傍晚,在遍植白玉兰树的农林下路,王陵驾着小车赶着回家。绿树高大浓密,路边的车道指示牌却容易被树叶遮挡。在一个交叉路口,王陵向右上方探头望去,透过密集的雨丝,才发现树枝遮掩处竖立着“前方禁行”的指示牌。王陵硬生生在车缝之间挤向了右拐车道,后排车辆接连刹车,喇叭声四起。

如今,在广州市区长达7127公里的道路上,超过270万辆机动车穿梭其间。在这张仍在不断扩大的交通网络之中,散落在无数个细微处的交通标识,指引着数百万车辆有序通行。

道路交通标识,是一座城市隐形的交通指挥者。而一旦交通标识指示不畅,城市交通便容易陷入局部拥堵。广州在2009年开始推行道路交通标识新国标,这是一套设计更加细化和完善的交通工程标准体系。在上个月,《广州市道路交通指路标志系统设计技术指引(修订)》出台,相关标准进一步优化。

华南理工大学土木与城市交通学院教授翁小雄认为,交通标识设置和道路设计是一项涉及广泛的复杂工程,交通管理部门和道路规划部门需要根据城市的整体交通流量情况,规划合理有效的道路运行方式,需要考虑周全,避免出现道路设计与交通指引矛盾的问题。

桥上人车混杂而行 堵点易成安全隐患

从天河北路到洛溪大桥,不哈尔滨治疗银屑病的医院到20公里的路程,程茗走了将近2个小时。在等待过桥的车流长龙里,她的车外是不断挤入人行道的单车族。

横越珠江支流的洛溪大桥,是连接海珠区和番禺区的一条主要通道,也是广州一处典型的拥堵点。这座落成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大桥,并没有设计专门的自行车道。每天,超过10万辆的机动车从这座双向四车道的大桥上通过。与此同时,还有不计其数的行人、自行车与被禁行的摩托车,挤在桥梁两侧不过1米宽的人行道上。由于人行道与机动车道之间并没有护栏,不少自行车和摩托车就直接占了机动车道。

程茗每天开车过桥总是小心翼翼,机动车与行人、自行车几乎是擦身而过,“生怕自己跑偏了。”而一旦机动车需要在桥上频繁地避行路人,整段大桥上汽车的行驶速度都要放缓,尤其是在大雨之时,开车视线模糊,更是容易与挤上机动车道的自行车混杂在车道上。

桥梁是否需要设置自行车道,目前相关政策并无硬性要求。按照《公路桥梁设计规范》,一、二、三、四级公路上桥梁的桥上人行道和自行车道的设置,应根据需要而定,并与前后路线布置协调。

沿着珠江之畔东西而行,各式新旧桥梁依次展开。近些年新建的桥梁大多没有规划专门的自行车道,在上下班高峰期,行人与自行车在人行道上拥挤而行。而一些年代较远的桥梁虽有自行车道,却是道路坑洼,骑车亦有不便。比如有81年历史的海珠桥,其自行车道虽然十分宽敞,但有的路段凹凸不平。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广州在全国率先提出“公交优先”的理念,引导公交车和小汽车的发展,同时在城市道路上编织起立体交通网。此后广州新建桥梁多以“机动车道+人行道”的设计出现。

如今,珠江之上已经建起17座主干桥梁,它们将广州的城市格局导向了更为广阔的空间。每天,数以万计的机动车、自行车和行人,在郊区与城市中心之间流动往返。根据广州市2013年统计年鉴,在广州市区,各类桥梁总数已达1348座,其中包括186座立交桥。

然而最为突出的现实是,一些桥梁并不禁行自行车和行人,但也没有规划专门的自行车道或人行道。人车往往混杂而行,不仅造成局部性的交通拥堵,亦使交通安全成为隐患。

2小时后,程茗依然在洛溪大桥上,跟在一辆人力三轮车后面,一边按响喇叭,一边等待。

细节凸显交通理念 便捷交通期待互动

大雨中,城市交通的细微问题往往很容易被人们放大。

傍晚时分,一长排机动车从暨南大学西门鱼贯而出,溅起阵阵水花。大三女生张华艳(化名)从这里撑伞走回宿舍,一路上总要小心避让。

暨南大学身处闹市,校内停车费却十分便宜,这也使其成为上班族的停车好去处。张华艳说,在一条200米的校内道路上,尽管竖着醒目的机动车禁停标识,但仍有不少车辆在路边停上一整天,一条两车道的校道被硬生生占了一半。

让张华艳颇感抱怨的还有,校内道路一般限速在20公里/时左右,而一些车辆对此几乎无视,疾驰而过的机动车轻易就将学生挤到了路边。

机动车随处乱停、超速行驶等现象,在高校里并不鲜见。有人形容大学一些地段是“车水马龙”,学生是“人在车中走”。

无论是在城市公共领域,还是相对独立的空间,从交通标识设置、道路工程设计,到人与车和谐共行,这些看似细微的问题,在城市的空间节点上维系着交通网络的便捷与顺畅,其所凸显的交通理念更是衡量一座城市现代化程度的标准之一。

“相较于许多大城市而言,广州的交通理念已经比较先进,但也不能说没有一些漏洞。”翁小雄说,面对交通的细节问题,需要交通管理部门与市民共同参与,最好能形成良性互动,共同促进问题的解决。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也认为,交通问题的公共决策,首先需要市民积极提意见,发挥社区和市民的力量。市民需要一个良好的参与决策与公共讨论的平台。

在此方面,广州市已有一些可资借鉴的先例。从2013年起,广州交警在微博上连续开展了四季“交警蜀黍请您来找茬”活动,面向市民搜集关于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标线等方面的问题。截至今年4月,广州交警已收集了773条建议,跟进落实719条,其余亦在跟进当中。

与此同时,从去年3月份起,广州交警对全市道路交通设施进行普查,发现有755处交通标志标线存在问题,目前已完成整改706处,另有49处由于现场道路施工暂时无法整改。

交通细节问题正在积极地整改解决中,这让人们享受快捷的城市交通体系,有了可期待的时间表。(记者 李书龙 实习生 欧维维)

铁岭西服定制

淄博职业装制作

周口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