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担沉沉的草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0:58 阅读: 来源:蒸锅厂家

那天傍晚收工之后,端午的父亲将家里仅有的几斤花生全部装进一个蛇皮袋。装好花生,他又将家里一只正下蛋的老母鸡捉了。

这两样是他们家里最珍贵的东西,花生本来是留着过年招待客人,母鸡是家里的油盐罐。端午的母亲见了,忙问男人要做什么,端午父亲板着脸不回答。父亲不回答,母亲就不敢再问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提着花生和老母鸡出了门。

端午父亲是深夜才回家的,回家时,端午已经睡着了。父亲把睡梦中的端午喊醒,高兴地对他说:“你准备一下,明天去学校复读,王校长答应了,收你。”

这是端午高考落榜一个多月来,父亲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跟他说话。

村里一起参加高考的总共三个人,那两个都考取了省城的大学,唯独端午落榜了。端午的落榜,就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特别是看到另两家每天像过节一样,总是聚满了庆贺的人们,端午父亲的心里就难受,一张老脸不知往哪里搁。

端午父亲是生产队长,生产队长也是公鸡头上的肉——大小是个冠(官),队里一百多号人,每天谁做什么,谁不做什么,都得听他安排。如果有人干活时偷懒耍滑,他发现后,不把那人骂得狗血喷头是不会罢休的。可自从端午落榜后,再没有听到他骂人了,对那些偷懒耍滑的人,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端午父亲是个直脾气,哪受得了这种委屈?一心想着让端午复读,明年再考。

那时,农村孩子要想跳出龙门,只有高考这一条路。千军万马挤一座独木桥,想复读的人很多,所以,王校长的架子端得老大,没有硬关系,他是不会给你开绿灯的。端午父亲不知使了怎样的手段,才攻下王校长这道关。

可端午并不领父亲的情,死活不去学校复读,端午怕明年再考不上更丢人。父亲气不过,给了端午一顿老拳,将端午打得满脸流血,还咬牙切齿地说:“不怕你生得贱,我倒要治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自此,端午就没得好日子过了。尽管端午还只是一个大男孩,拿的是跟女人一样多的工分,他父亲却要他跟男劳力一起干活。队里男劳力少,干的都是粗活重活,如挑大粪、送公粮、挑草头,一百多斤重的担子压在肩上,端午稚嫩的肩膀很快就磨破了皮、流出了血,汗水一浸,痛得钻心,但端午仍咬牙坚持着。看到跟他同龄的伙伴们都跟着女人一起干比较轻松的活儿时,端午心里就对父亲生出了恨意。

可恨归恨,对父亲的安排端午不敢违抗,因为他当初跟父亲发了狠话,说他就是种田累死,也决不去学校复读。端午天生一个牛脾气,是不会求饶的。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肩膀慢慢结了痂起了茧,不再像先前那样痛了。

转眼到了收二季稻的时候。这对垸里的男劳力来说,是一个极重的任务,全队一百多亩稻子,只有十来个男劳力一担一担地挑到稻场上。一到这个季节,男劳力的活基本就是挑草头(捆成捆的稻子)。

为了节约土地,队里将稻场建在一座山头上。上稻场要爬一道长长的坡,挑一担百来斤重的草头上稻场,一般人都会腿发软,眼发黑。因此,有人在上坡处放置了两条木马,年老体弱的人可将草头放在木马上,歇歇再上坡。不过,青壮汉子这样做是会遭人笑话的。

端午那时力气还没练稳,到了下午,两条腿就沉得像灌了铅,上稻场时,不由自主地向那两条木马走去了。可端午还没走近木马,后面就响起了一声怒喝:“做什么?”是父亲的声音。父亲说着,抢先一脚将木马踢翻了,说:“你也不怕丢人!”

父亲的举动更让端午心生恨意,本想将草头丢到地上去,可他没有那样做,因为此时他的肩头突然有了力量,两条腿也变得灵活了,竟一路小跑上了稻场。

恨能产生力量!

自此后,一到上坡处,端午的心里就燃起了怨恨之火,怨恨之火一起,端午的身上就有了力气。每天,端午就是靠着这怨恨产生的力量,坚持到天黑。

稻场上草头堆积的小山越来越高,田野上星星一样的草头越来越稀了。到了第五天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每人只剩下最后一担草头了。大家都很高兴。端午更庆幸,自己竟能坚持到最后。端午想,自此后,再也没有什么活儿难得倒他了。

端午拖着疲惫的躯体,欢快地走到了田头。端午发现,大伙儿下田后,都自觉地向远处的草头走去了,而最近的一担草头竟没人挑。端午想,这可能是大伙儿有意照顾他。

挑到这个时候,大家都疲劳到了极点,少走一步路也是好的,他们能把最近的一担草头让给端午,除了同情,更体现了一种温情和善意。端午虽不好意思,但还是接受了大家的好意。他的确太累了。

端午上前对着那担草头看了又看,此时,草头在端午的眼里不再是草头了,而是两个可恶的日本鬼子,端午举起冲担,左一下右一下,愤怒地向它们捅去。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那担草头竟沉重得像两个大铁砣,端午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举了几次都没能把它放到肩膀上。

端午只得抽出冲担,重新把那担草头仔细地打量一番,那担草头并不比别的草头大,为什么就那么沉呢?端午当然不会服气,这多天都过来了,还能被这最后一担草头难住?

端午看了看地势,将两个草头搬到了田埂上,他自己弯腰站在了田里,这样就会省下不少力气,容易把草头放到肩上去。随着端午一声怒吼,草头终于上了他的肩头。但是,接着问题又来了,这担草头实在太沉了,端午刚将它放在肩上,腿肚子就开始打战了,眼睛也一阵阵地发黑。

这时,端午又开始恨了,他恨他狠心的父亲,也恨没用的自己。可不管他怎么恨,身上始终没能生出更多的力气来。

这是怎么了,这个曾经屡试不爽、帮他度过了一次又一次难关的办法,怎么突然就失灵了?端午只有咬着牙,一步一步地往稻场挪去。

从田头到稻场有一里多路程,端午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能倒下,千万不能倒下。端午完全是凭着意志力往前走,身上汗流如注,眼前金星乱冒……

眼看稻场就要到了,端午已看到了通往稻场的那道长坡。就要到了,就要胜利了……

端午不停地给自己打气,他还张着嘴巴,想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可没等他将笑容舒展开来,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端午是半夜才醒过来的。端午睁开眼睛,见守在床头的母亲一个劲地抹眼泪。母亲见端午醒了,就一头扑在端午的身上,放声大哭起来。哭过一阵,母亲看着端午的脸说:“儿啊,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呢。”

看到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端午的泪水也溢满了眼眶。端午问母亲:“那担草头为啥就那样沉呢?”说罢,端午闭上了眼睛。听了端午的问话,母亲扭过头去,身子像筛糠一样抖着,端午躺的那张老式木床也跟着晃荡起来。

过了一会儿,母亲对端午说:“好儿子,你还太小了,农活你做不来,还是听你爸的,去学校复读吧。”

端午被那担草头压倒后,像大病了一场,身体变得很虚弱。可他父亲仍然不愿放过他。父亲对他说:“你以为你多能,你连一担草头都对付不了,你还能干什么?”

父亲的话让端午一怔,是啊,自己连一担草头都对付不了,今后还能有多大的作为?农村不仅需要体力劳动,更需要脑力劳动。而体力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看来,自己不去复读的决定是个错误。

刚好这时,他收到了一封信。信是村里那两个上了大学的同学联名写给他的。同学在信中说:“端午,来吧,大学是知识的海洋,是帮我们实现理想的地方。相信凭你的聪明,复读一年,明年一定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人生能有几回搏,我们在大学里等着你……”

看完两个同学的信,端午对大学更加充满了向往,他感到周身的热血在沸腾。第二天,他就回到了学校,开始复读。因为有了那份向往,复读时,端午特别用心。

经过几个月的刻苦努力,端午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第二年高考时,顺利地考取了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端午大哭了一场,端午的父亲母亲也都哭了。哭过后,母亲跟端午说:“儿啊,你不是想知道那担草头为啥那样沉吗?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了,那担草头中间的稻穗,被你爸放进泥水里淹过。”

“放进泥水里淹过?”端午求证似的看着父亲,父亲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端午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父亲说:“我怕你挑完那担草头后,就永远不去学校复读了。”

端午若有所思地问父亲:“那两个同学的信,也是你让他们写的?”父亲沉默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看着有些苍老的父亲,端午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