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内心深处留一方净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5:41 阅读: 来源:蒸锅厂家

我们的关系该怎样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定义呢?如果告诉别人我们是兄妹,别人会说那是种暧昧,是一种男女关系比较模糊的称呼。我们可以凝望,但是,没有心动,少了那份激情。

我是个比较安静内敛的女生,一直都是。以前的昊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那阵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连学习都应付不了了,谁还会注意到后面的人是个什么状态?高中三年,给我的感觉是沉闷和压抑,在校园里我没有释放过自己,也没有真真正正跟别人坐在一起聊过天谈过心。

大学了,一个偶然的机会,现在已经忘却了,我跟昊有了联系,奇怪的是,我没有忘记他的样子,因为他和另外一个人是我们班的插班生,我从来都没有跟他们说过话。但是那个人长什么样,我已经记不清了。

昊从石家庄回来,到我的学校来看我,那天我逃课了。第一眼看去,他站在我们校门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很多年没见但不算很陌生。他说:“你变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还可以变得这么瘦。”我一笑:“是么?原来那阵在你们眼里我是个小胖妹呀!”他不好意思了,说:“不是的,你那个时候都不跟人说话的,谁还敢靠近你呢?只不过现在比那时更瘦了。”我没有说话。

我们围着校园转了一圈,走出校园,闲逛在马路上,聊东聊西,说大学的生活,说以后的打算,说各人的现状,时间过的挺快,转眼天色已经暗了,我们没有一起吃饭,因为一大票人还在等着他,他邀请我一起去,可是第二天我还有课,所以就拒绝了。

晚上,收到他的短信:能再次见到你真好,没想到这么久了我们还可以有联系,我挺高兴的,不知道你什么感觉?我回到:是呀,以为离开了学校跟同学们的感情会消失不见,能见到你我也开心,我的性格在这几年也变了好多,终于可以跟人讲话不再冷场。他说:这你就满足了吗?那你都没有想想我为什么会回来看你?我说:我们好久没见过了,你还记得我说明我们的友谊还是能够发展下去。他说:说句实话,我是想你,我想我是喜欢你了。我回:昊,不要一次的见面就把感情说的这么深,你应该好好考虑清楚。

我的世界本来就是简简单单的,整天就是宿舍、餐厅、教室三点一线,连舍友都说我生活过的太简单了,我一笑,或许这样的日子比较适合我,我也是比较满足的。

大三的夏天,幸福向我袭来:我恋爱了。他跟我同系,但是不同专业。我们的遇见相当戏剧化,现在思考起来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五六月份的我们好的如胶似漆,随着秋季的来到冬天的临近,我们的感情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冰霜。依旧谈话,但是说的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敏感。我感觉到窒息。

期间跟昊还是联系着,在我的意识当中,把他已经看成一位可以交心的大哥哥了。我的一切他知道得清清楚楚。

这时的昊已经有了工作,他给我打电话说要来看我,并说要留一晚,第二天从这里直接走。我无奈,就给他在对面村子找了个房间,下午的时候去车站接了他。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们聊的挺好的,他把他和女朋友的照片贴在手机上,我看了,挺白净挺漂亮一女生。不知道是太相信他还是太相信自己,那晚我没有回宿舍,就跟他呆在房间里。他说:睡吧。我说:你先睡,我看会儿电视。快1点了,我实在撑不住,就躺下了,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我醒了,说:昊,你别让我恨你。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只想这样抱着你,就这样抱着。我没动,也不敢动。我们又开始聊天,聊到了我的那个人,说着说着我的泪就下来了,当时真的很难过,他用手指抚着我的脸颊,说:看你这样我好心疼,为什么我认识你在先,他却可以得到你的心。我说:昊,你已经有女朋友了,以后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我送走了他,也彻底跟男朋友闹翻了,就这样,我们两个分开了,可是我的心,似乎永远遗忘在了那个角落里,找不到了。

我跟昊依旧联系着,他告诉我:丫头,你好傻,以后除了你的男朋友,千万不要和别的异性在外面过夜。我说: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太多,以后不会了。他说:别太相信别人了,要是弄不好,吃亏的可是你呀。我说:知道了,我很感谢你给我说的这些话。

转眼,毕业了,没有了爱情,我也变得无牵无挂,走到哪里都是一样。就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石家庄,离昊更近了,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是无话不谈了,他教会我很多东西,我有时候也会学着他的样子气他,这样的感情让我倍感温馨。

某一天在QQ上,他问我: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我说:从你跟我聊的过程中发现,你对感情不太认真。他说:不是我不认真,是我还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恋。我跟昊的爱情观不同:我认为,爱一个人要全心全意,心里有他就只有他一个。昊不同,他认为:我要娶个会过日子的女生当老婆,但也不能误了我在大街上看美女。或许这就是人跟人的不同,可能当他碰见了那个能让他真正感到开心幸福的人的时候,才可以明白我的心情。

我已经开口叫昊大哥了,他也亲切的称呼我妹妹,我们的关系已经明朗化了,这几年来的交情让彼此都明白,我们会是好朋友,知心人,但绝对不会演变成恋人。

最近的一次见面,昊来石家庄看我,吃饭期间,他说:丫头,你还跟以前一样能吃呀,但怎么就是不长肉呢?我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

送走了昊,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昊,我很庆幸还能有你这么个好朋友,这么多年下来,你听我倾诉,给我安慰,偶尔我发脾气并不是真正想让你生气,而是一种发泄的方式,很抱歉让你成了我的出气筒,也很感谢你可以容忍我这样去放肆。我很希望你可以帮我找个嫂子,让她能够真正的给你幸福和快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