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唱片公司如今不能只守着老版权和老歌手

发布时间:2021-01-21 01:38:02 阅读: 来源:蒸锅厂家

唱片公司 如今不能只守着老版权和老歌手

如今,唱片公司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

这背后,是因为唱片公司的两样东西越来越值钱,一是版权,二是歌手。

版权,大家都知道了,是互联网音乐平台赖以生存的基础;歌手,其实也一样,是如今泛滥成灾的音乐综艺节目赖以生存的基础。

版权是死的,歌手是活的,所以,版权在音乐平台那里大多具有唯一性,而歌手在音乐综艺节目那里显示出了充分的流动性。

版权翻了几十倍,唱片公司躺着赚钱

现在的版权究竟有多值钱?

几年前一家唱片公司的所有的版权价格只有 5 万,但现在这个价已经格飙升到几百万元。几百万元好像很多,但相比国外,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前一段时间,传闻世界知名的电音厂牌Spinnin' Records将要卖身三大,以7000+首的版权曲库,估值1亿美元。7000首歌,不多,滚石唱片、种子音乐等国内唱片公司都有这个曲库量,他们要是卖的话,能卖多少钱呢?

再从互联网音乐平台方的角度看看。

Spotify不挣钱,大家都知道,因为每年的版权支出太多了,2015年Spotify的收入为19.45亿欧元,仅版权方面的成本就高达16.33亿欧元(约124亿元人民币),试想一下,如果将这么多钱压到国内互联网音乐平台身上,想必没有哪家能扛得住;再试想一下,如果这么多钱给了国内唱片公司,他们又该活的多滋润(天哪……即使有100家唱片公司平分,每家也能分到1亿元!)。

都说国内的版权价格虚高,其实相比国外,还真没有那么高。如果非要说虚高,大多集中在优质、独家的版权争夺上。

比如,刚刚网易云音乐拿下朴树《猎户星座》数字专辑的独家发售,据称价格是2000万元,;而在刚刚落定的环球音乐版权争夺战中,据公众号格致余论透露,腾讯、网易、阿里+太合,出价最少的平台也至少拿出了2.4亿美金(约16.5亿元人民币)。

所以,有时候大家开玩笑说,唱片公司现在什么都不用做了,卖卖版权就能赚钱了。

音乐综艺节目泛滥,老歌手都不够用了

互联网音乐平台在抢版权,音乐综艺节目则在抢歌手,虽然给歌手的钱不多,也就是一次商演的费用,但是,禁不住次数多啊!

如今的音乐综艺,真是百花齐放、繁花似锦。

主打素人选秀的《中国好声音》《中国梦之声》《中国最强音》《超女》《快男》,主打《蜜蜂少女队》,主打成名歌手的《我是歌手》,主打星素对战的《梦想的声音》《天籁之战》,主打明星跨界的《跨界歌王》,主打猜我是谁的《蒙面唱将》……主打原创的《中国好歌曲》,主打冷门的《金曲捞》,主打民歌的《大地飞歌》,主打电音的《盖世音雄》,主打方言的《十三亿分贝》,主打孩子的《中国新声代》《歌声的翅膀》……

这么多节目,得有歌手撑场啊,咋办?

好办,把那些已经在乐坛很少出现的老前辈歌手们,请回来,还有那些开不了几场个人演唱会的歌手,也都请回来。第一次还是挺让人期待的,毕竟很多年没有再大众视野中出现了,但后来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十几次的时候,也就腻了。

所以,2013年《我是歌手》刚出来的时候,圈里戏谑说不如叫《我是老歌手》,如今,圈里对这么多节目里都是老歌手,已经无力吐槽了。

(《我是歌手》到了第五季,实在没人了,只能让以前的回来了)

首先还是要肯定一下音乐综艺节目的作用,至少至少,作为电视节目,传播率还是有的。另外,一位歌手如果上了合适的音乐综艺,能够大大改变观众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固有印象,有时候甚至宛如重生。

典型的如在《快男》没什么成绩的赵雷,但《中国好歌曲》之后,越来越红,如今已是民谣圈里最火的了;再比如《我是歌手》上表现平平的沙宝亮,但在《蒙面歌王》中流浪者形象塑造的尤为成功,以致于后来在演唱会上也再次使用这个形象;还有《蒙面唱将》的谭晶大魔王等等。

沙宝亮在某演唱会上再次变身流浪者

但,大多数参加音乐综艺节目的歌手,并没有如此惊艳,只是走个过场,然后继续默默无闻或者成为各个综艺节目走穴歌手。不过,走一次穴,拿一次钱,走的越多,挣得越多嘛。

唱片公司不能只守着老版权和老歌手

现在的音乐圈,我们都在关注互联网音乐在干什么,却忽略唱片公司如今的动作。那些还没死的唱片公司,现在活的可是很不错呢。

版权这么挣钱,唱片公司也在努力创作或收购版权。但创作积累版权,是一件细水长流的事,急不得,除非像太合音乐旗下合音量那样,用互联网平台的做法,靠金钱诱惑,一年时间快速积累了上千首版权。而买买买则是全球三大的专属。

所以,单就曲库量而言,还是那些几十年历史的老牌唱片公司更有优势。

既然版权急不得,那就换人吧,歌手还是可以有得一签的。

所以,唱片公司开始对老歌手下手了,包括年纪并不老,但已经很久没有在乐坛出现的歌。比如索尼音乐签约黄绮珊(2015年10月)、崔健(2015年11月),摩登天空签约陈冠希(2016年11月),种子音乐签约阿杜(2017年4月)、最近又拿下华语音乐教父罗大佑(2017年5月),华纳音乐签约潘玮柏(2017年5月)……

虽然就音乐性而言,这些老歌手比如今的鹿晗、吴亦凡、黄子韬等这些空有颜值的流量歌手更好,但如果只知道吃老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更期待,老人有新作。唱片公司也如是,签下老歌手并不值得称颂,我们更期待,唱片公司能够如20年前的唱片时代一样,再次打造出一个个天王天后级别的歌手。

一个事实是,华语乐坛的重心,已经从港台转向内地,除了五月天、周杰伦这些我们青春里的老一辈,很多新人歌手,即使在台港台红透半边天,也依然不被内地听众熟知,比如滚石唱片旗下,台湾凤凰传奇玖壹壹乐团,比如种子音乐旗下,去年获得金曲奖最佳新人的谢震廷,以及今年刚刚和草东没有派对一同入围金曲奖最佳新人的超新星郭修彧。

1993年生的谢震廷去年获得金曲奖最佳新人

在被选秀和互联网主导的今天,传统唱片公司在推新人这件事,似乎是越来越无力了,但想想,其实也挺无奈的。或许他们足够努力,却还是敌不过新渠道和新方式的狂轰滥炸。

手握老版权和老歌手,唱片公司日子是过的挺好,但如果再不能想办法推新,或早或晚,都要死了。

封仙之怒无限仙珑

紫府苍穹洪荒版

围攻大菠萝破解版

相关阅读